• 站内搜索:
  • 帐号:
  • 密码:
  • 注册
站内搜索
  • 起始时间:
  • 结束时间:
  • 关 健 字:

问永宁:徐光启《辟释氏诸妄》书后返回

2014-03-08 14:56:45 来源:弘法寺 浏览量:5181
导读:

徐光启的《辟释氏诸妄》,对破狱、施食、烧纸、持咒、轮回等思想,都有批评,但是涉及佛教义理的内容并不深入,主要用力于佛教徒日常行为的攻击。天主教内认为徐光启的论辨非常成功,但是徐光启讨论的宗教现象,当前依然存在。这说明宗教问题,比言语深沉,辩论的胜利,并不意味着信仰的转移。同时佛教在人间化的过程中,免不了会要受到民俗文化的影响,这就要求教界一方面对因从俗而减弱神圣性,冲击核心信仰保持警惕,一方面需要有思想家出现,对佛教徒日常行为中和佛教理论冲突的地方做圆融的解释,消解徐光启的问题。

  一 徐光启与《辟释氏诸妄》

  《辟释氏诸妄》是徐光启写的辟佛著作。徐光启,字子先,号玄扈、吴淞,上海人。生于1562年,1592年中进士,1603年受洗,教名保禄Paul,葡萄牙传教士罗如望Joāo da Rocha施洗,卒于1633年。与李子藻、杨廷筠并称为中国明代天主教三大柱石。关于徐光启的生平,著述甚多,重要者若王重民着,何兆武校订的《徐光启》;罗光的《徐光启传》;陈卫平、李春勇的《徐光启评传》甚多,此不赘述。

  《辟释氏诸妄》一书大约成书于1615年。 内容主要是从破域、施食、无主孤魂血湖、烧纸、持咒、轮回、念佛、禅宗等七个方面驳斥佛教。徐光启批评地狱观。认为破狱、施食、血湖、烧纸均属虚妄,强调地狱是天主所设的拘役亡魂之所,由天主掌管,非僧人举办法事可以破除。鬼魂不须饮食,烧纸不过是儿戏。徐光启说:

  徐光启批评血湖地狱说,他说:

  血湖地狱,更属悖诞。设产妇血污有罪,则上主不该令产妇生人。以生产为陷阱,害天下万世妇人矣,有是理乎?盖天命谓性。无分人鬼,皆上帝为主,岂得以孤魂谓之无主哉。故谓有主孤魂可也,谓无主孤魂不可也。主谓上主,原非人主。即入地狱者,亦路际弗尔为主,而不由人所主也。

  徐光启批评烧纸,他说:

  岂人见为纸灰,而鬼神反见为真钱乎?若果见为真钱,是鬼神由人儿戏,不必烧纸矣;若不见为真钱,止见纸灰,则鬼神怒人儿戏,又不敢烧纸灰矣。

  况彩画图像,指为此系某神,彼系某神,付于炬火烈焰中,立成飞灰。不知神有何罪,必欲焚其尸,扬其灰乎?如谓神不在此,则不必焚;如谓神果在此,则不敢焚。人子虽极悖逆、极顽冥,未有焚祖宗遗像为孝者,何独绘神像而焚之为敬乎?神如有灵,吾知其必加重罚矣。

  至于楮钱金银锞,当其未焚,不过纸耳;岂既焚,乃有大能变真钱真金银乎?即真金银,天神亦无所用,况假灰乎?

  夫以楮为帛,矫诬甚矣,况又为钱乎。如楮果可为钱,玄宗以前,鬼神俱无钱用矣;如楮不可为钱,又何取尘世之造为欺罔,污秽神明耶?吾谁欺,欺天乎?然楮起自蔡伦,则秦以前且无楮矣;太公造九府泉法,则周以前并无钱矣。无楮则无纸钱,并无锞。

  今乃各由进香,以焚化钱纸多寡为厚薄,而释氏又演出预修寄库等诬说,以诱人死后地狱用度之费。

  徐光启批评寄库,他说:

  人独不思钦崇天主为善向上,死后归于天堂,反溺于恶而预为焚修,甘心下地狱也。又言祖宗父母,籍此追荐,以为超生出狱。殊不知祖父等去世多年,善恶赏罚,天主已定之矣。而若子及孙焚修于世世代代,忍拟祖父永处于地狱,孝乎,不孝乎?又谓少冥司钱若干,以在世焚化钱纸多寡为贫富,总属欺上主,无敬忌。名为事神,实系侮神,名为事祖;实系蔑祖。吾不知此辈当得何报矣?

  今而后烧神像于空中,不如存主像于心内;焚楮钱于冥漠,不如修实德于身心。常留热爱,不致灰冷,便是日夜烧真金银耳。

  徐光启批评轮回说,认为六道不能轮回。他说:

  释氏劝人修净土,念南无阿弥陀佛,径往西方,即得莲花化生,为横出三界。夫阿弥陀佛以为人耶、神耶、理耶?如为人,则父精母血等耳,即与盘古、伏羲、神农、尧、舜相类,亦无变化生死之权。如为神,则风云雷雨之司,与社稷山川之吏,皆奉上主各勤厥职,察人间修省善恶功罪大小,一禀主命以行赏罚,未有敢自创一境土,自栽一莲花,以为诸魂投胎化魄之所。无论不敢,抑无此能。

  释氏所云轮回,以为旧灵魂乎,以为新灵魂乎?若系旧灵魂,则是灵魂有数也。今日之人,必用当日之魂也。上主何巧于造初生之魂,而拙于造后生之魂耶?若系新灵魂,则天命之性,无时不生,后来之人,自不借资上古之魂矣。父精母血,人类犹可以传新肉身;而上主为大哉干元、至哉坤元,岂不能造新灵魂耶?既可以造新灵魂,则此身必不借资彼魂矣。人之轮回复转生为人,将父或为子,母或为妻,皆天心所不忍。倘谓转为异类,则人子将食亲肉,而寝亲皮,乃桀纣所不为,而至慈上主令人为之乎?

  徐光启批评破狱。他说:

  且使念动真言,地狱即破,则人之权反重于大主。

  大主设之(地狱),而佛氏废之,是庶人有灵而天子无权也,此施食之妄也。

  总听上主赏罚。盖天命谓性无分人鬼,皆上帝为主,岂得以孤魂谓之无主哉。故谓有主孤魂可也,谓无主孤魂不可也。主谓上主,原非人主。……。愚僧妄僭主权,不知尝入何等地狱?

  徐光启批评净土宗,说明阿弥陀佛并无变化生死的权能。他说:

  佛氏之传迦叶也,曰法法本无法,无法法亦法。付汝无法时,法法何曾法此。不过谈空而耳,岂知万物有根宗为造物主耶?

  徐光启批评禅宗。他说:

  《心经》之观自在菩萨,不知大主。

  《首楞严》之诸观,乃求于地水火风等,又不认大主。

  佛氏之传迦叶也,曰法法本无法,无法法亦法。付汝无法时,法法何曾法此。不过谈空而耳,岂知万物有根宗为造物主耶?

  明代以后,中国佛教基本上是禅、净两派。《辟释氏诸妄》主要就是批评这两派。前一部分批评净土的对地狱(包括破狱、施食、无主孤魂血湖、烧纸、持咒)、轮回、念佛。后一部分批评禅宗“明心见性”。但正如张星曜所说:“徐文定公《辟妄》八章,特取释教中最鄙谬之事,为世俗无知之人最易惑者,先为辟之,尚未尽着释教之谬妄也。”大体上看,《辟释氏诸妄》一书对净土的批评,着力攻击信众的宗教仪式和风俗习惯,对禅宗的批评虽涉略教理,也没有触及核心。

  从表面看,此书的逻辑性很强,徐光启的方法是设一二难选择,使所谓矛盾之处显现出来。如论“烧纸钱是儿戏”说“岂人见为纸灰,而鬼神反见为真钱乎?若果见为真钱,是鬼神由人儿戏,不必烧纸矣;若不见为真钱,止见纸灰,则鬼神怒人儿戏,又不敢烧纸灰矣。”通过揭示形式逻辑的矛盾,达到论辩的目的。天主教内人认为,在这一点上看,徐氏的论辨非常成功,给予很高评价,说“释氏中虽有杰出者,无敢置一喙。”认为“有明元辅徐文定公者,学贯天人,识究真妄。悯佛氏昧本之学诱人行妄,致蹈狱火,特着《辟妄》一书。发前此诸儒未尽之奇,抉伪教邪法诳人之妄,犹之永夜幽阴大光现而冥暗潜消。此诚试真赝之鏐石已。”

  本书的写作方式和问题意识,直接影响到以后《天释明辩》、《醒迷篇》、《辟邪归正》、《辟略说条驳》等同类书籍的写作。不过徐光启的《辟妄》和杨廷筠的《天释明辩》还在讲道理,张星曜、洪济则近乎谩骂了。

  二 徐光启成功

  按照张星曜、洪济的讲法,徐光启写书是为了救人“释氏以诵经持咒,破狱施食等诸邪妄,蛊惑斯民,崇邪背主。不知设妄诱人,希斋衬以图养身;与信诱行妄,广布施以冀超脱者,厥罪惟均,皆不免夫地狱之永苦。故为《辟妄》八章以拯救之。”“同时也为事天主”,“作《辟妄》八章。欲世人知无益之事不可为,而悔过迁善,昭事天主为必当学也。”

  按照张星曜、洪济的讲法,徐光启的论战非常成功,以致后来佛教僧人“庐山北涧普仁截沙门者,惧文定公辟妄之言彰,则众僧谋身之计绝,强为《辟妄辟略说》,希存伪妄以冀养生。”在写《辟妄辟略说》时,虽然“惧其伪妄已破,曲意回护。”但是“其于孤魂、血湖、烧纸、轮回、念佛、禅宗诸论,已自知其妄,不敢一言置辨。独于持咒、破狱、施食三章巧肆妄说,混淆愚目。”

  但是实际上,虽然民间信仰有孤魂、血湖、烧纸等宗教行为,佛教内部并不认同。印光即说:“念佛之人,不可效愚人,做还寿生、寄库等佛事。以还寿生,不出佛经,系后人伪造。寄库,是愿死后做鬼、预先置办做鬼的用度。既有愿做鬼的心,便难往生。如其未作,则勿作。如其已作,当禀明于佛,弟子某,惟求往生,前所作寄库之冥资,通以赈济孤魂,方可不为往生之障。凡寿生、血盆、太阳、太阴、眼光、灶王、胎骨、分珠、妙沙等经,皆是妄人伪造,切不可念。愚人不知念大乘经。偏信此种瞎造之伪经。必须要还寿生,破地狱,破血湖,方可安心。有明理人,为说是伪,亦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