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 帐号:
  • 密码:
  • 注册
站内搜索
  • 起始时间:
  • 结束时间:
  • 关 健 字:

譚偉倫:台港顯密教團比較研究返回

2014-03-08 14:37:31 来源:弘法寺 浏览量:1145

  前 言

  「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非器則道無所寓」。這是明末清初三大儒之一顧炎武(1613—1682)《日知錄》中的名言。這與敦煌本《六祖壇經》中的〈無相頌〉:「法元在世間,於世出世間,勿離世間上,外求出世間。」有異曲同工之妙。原始佛教主張「如芬陀利生(白蓮花),離生於水中,而未曾著水,我雖生世間,不為世間著。」(雜‧一一六0)。中國的人間佛教,則有經世致用的思想,希望為繁榮社會文化、淨化世道人心作出貢獻。

  佛教有顯有密。對密教認識的人較少。這裡所指的密教,是印度佛教末劫形態。密教來源有二說:一說是承襲婆羅門,來自《吠陀》與《奧義書》。據此,密教許多儀式與修行方式都可以追蹤到早期的印度教傳統。密教是因為印度教復興,大乘佛教修行者吸納了印度教修行方式而形成的特殊教派。其特色是充滿「神異」色彩,重視神通、鬼神、瑜伽(相應)及神秘體驗,以密續(又稱怛特羅Tantra,意思是紡織時的經線)取代原先「修多羅」Sūtra(經)的地位,並以這些秘密教典作為修行的主要依據,在師徒間以一對一口耳秘密相傳。一說是密教屬佛親說秘密教門,佛陀在世時明傳顯法,暗傳密法,對一般根器的人佛用淺白的顯教,對上根器的人直言密教。據此,釋迦如來成道最初七天,以毘盧遮那佛法身,於色究竟天之金剛法界宮,對金剛薩埵等聖眾,說自內證之法門《大日經》。又於真言宮殿說《金剛頂經》。在成佛的第二年,悟道約12個月後,釋迦在靈鷲山講授大乘法門;他也同時應香巴拉天國王月賢王(Suchandra)的請求,在南印度的達尼雅卡達卡城(Shri Dhanyakataka)的大佛塔中宣說《時輪根本續》(Kalachakala即時間之輪,循環不息的意思)一萬二千頌密法。同一時期,佛陀應邀駕臨印度北部烏萇(烏杖焉)國,為國王印札菩提Indrabhūti為首的勝器弟子傳授《密集本續》。說此法緣起是有一天,印札菩提看到佛和他的聲聞徒眾從虛空飛過,心中生起敬信,向佛祈禱求加持。佛以神通得知,偕同徒眾以神變力來到王宮中向國王說法。國王向佛啟請希望不捨世俗,也能成佛。佛遂為國王說密集本續(Guhyasamaja意為秘密的結合)。佛又在須彌山頂,化現勝樂金剛。當時世界在大自在天控制下,此天的壇城主要是二十四勝地。當時的人都以殺牲來祭祀大自在天,祈求得到世間利益。這種情況令金剛五部勇父、空行母無法忍受,於是祈請世尊傳授能降服鎮壓大自在天的教法。世尊傳授勝樂金剛(Chakrasamvara意為大樂之輪),調伏大自在天,並將其二十四勝地加持轉化為勝樂壇城的二十四聖地。這些故事都在說明密教源自釋迦牟尼。

  顯密之別還在於顯教是因相法,講求理論;密教是果法,著重探討實踐方法和輔助修煉的各種儀軌。密教一般可分為:漢傳密宗、日本密宗、藏傳密宗。本文所謂的密宗乃專指漢人的密宗。在國家日益注重文化建設的今天,密宗對國家的推進文化創新、增強文化發展活力確實可以有很大的貢獻。密宗有豐富的藝術文化內涵,比如密宗壇城神像的雕塑藝術、唐卡的視覺藝術、咒音的音樂藝術、金剛舞的舞蹈藝術,對豐富漢文化的新建設、新發展均可以起到促進和注入新元素的積極作用。密教對宗教儀式以至冥想禪修的重視,對現代人急促節奏生活的舒緩、精神心理健康的促進也有非常大的幫助。不過在漢人社會裡,密教的發展一直不如顯教,一般人對密教的理解也遠遠不及顯教。

  本文通過比較兩個規模較大、並同時在香港和台灣都有道場的顯、密佛教教團來探討佛教如何更好地弘揚,為繁榮社會文化、淨化世道人心作出貢獻。道德經有云:「知人者智,自知者明」(盡己章第三十三章)。本文調查研究的目的正在尋求自知之明。以下是兩個顯、密教團比較研究的初步成果。為了尊重受訪人的私隱,本文將不公開受訪者的真實姓名和所屬教團,我們只以M教團來代表密教和X教團來代表顯教。

  問卷調查

  台灣X顯教團的問卷是2009年暑假期間在高屏地區和台北兩個地區派發的,共收回問卷163份和277份 (合共收回440份)。台灣M密教教團的問卷是2008年暑假在台灣不同地區所發的,涵蓋台灣高雄、屏東、台中、中壢、新竹、桃園、台北七個區域,問卷共收回769份。香港的X顯教教團與台灣的X顯教團屬同一宗派,其問卷是在2008年發的,共收回166份。香港的M密教教團與台灣的M密教教團也是屬同一宗派的,其問卷是在2008年一次法會中發的,共收回182份。所以是次問卷調查共收回1,557份,當中1,209份 (77.6%)來自台灣、348份(22.3%)來自香港。由於填問卷者有些問題沒有作答,分析時只好以每題作答人數來分析,但對能作多項選擇的問題,我們便以收回問卷的總數作為基數去分析。

  信徒男女比例

  問卷資料顯示台灣顯教女信徒比男信徒明顯的多,高屏地區的顯教女信徒比男的多一倍,男、女顯教信徒比例是一男比二點四女;台北顯教信徒的女信徒更比男的多六倍,男、女比例是一男比六女。台灣密教的男、女信徒比例是一男比一點二女,即男、女相若。香港方面也有類似情況。雖然香港密教信徒的男、女比例是一男比二女,但香港的顯教信徒的比例卻是一男比五點六女。可見兩地顯、密男、女信徒的比例有明顯的趨勢,即女性的顯教信徒比男性的顯教信徒多五到六倍,而密教則無此大分別!

  信徒年齡

  台灣顯教信徒的平均年齡比台灣密教信徒的年齡也明顯大。高屏地區顯教徒的年齡組別最多的是六十到六十九歲,佔百份之三十五點四(35.4%),而平均年齡歲數也有五十多歲(55.48)。台北地區顯教信徒最多的年齡組別雖然屬於較年輕,是五十到五十九歲,佔百份之三十八點七(38.7%),但信徒平均年齡歲數也是五十多歲(54.14)。香港的顯教信徒最多的年齡組別也是五十到五十九歲,年齡平均年齡歲數也是五十多歲(52.2)。密教方面,香港的密教信徒最多的年齡組別是四十到四十九歲,信徒平均年齡歲數是四十多歲(44.67)。至於台灣密教信徒最多的年齡組別跟香港密教一樣是四十到四十九歲,而信徒平均年齡歲數也是四十多歲(41.2)。所以兩地顯教信徒的年齡比密教信徒年長差不多十年。這個年齡分別可能與宗派創宗立派的時間有少許關係。X顯教教團創宗立派的時間比M密教團早十五年,但二者都是新教派(二十世紀末成立)。

  教育程度

  台灣高屏地區Ⅹ顯教教團信徒有中學程度的有四成一(41.2%),具大專程度的有四成四(44.4%)。台北地區Ⅹ顯教教團信徒有中學程度的有三成五(35.9%),具大專程度的有四成五(45.4%)。台灣M密教教團信徒有中學程度的有八成三(83.1%),具大專程度的不到一成,佔6.8%。香港的Ⅹ顯教教團信徒有中學程度的有五成一(51.5%),具大專程度的有二成半(25.2%)。香港的M密教教團信徒有中學程度的也是有五成一(51.9%),而具大專程度的有二成(20.9%)。總的來說,兩地顯教信徒的教育程度都比密教信徒為高,特別在具大專教育程度的信徒來說,更是多出兩倍到七倍!

  職業背景

  台灣高屏地區Ⅹ顯教教團信徒有超過五成(53.3%)是家庭主婦,其餘的職業類別無明顯趨勢,多於一成的只有專業人士(13.3%)與管理人員(11.8%)。台北的Ⅹ顯教教團信徒也有四成四(44.7%)是家庭主婦,多於一成的職業是專業人士(19.1%)和文員(12.1%)。香港的X顯教教團信徒有三成三(33.54%)是家庭主婦,其餘超過一成的職業是文員(17.39%)、自僱人士(14.29%)和專業人士(11.18%)。密教方面,香港的M密教教團信徒有二成九(29.6%)是家庭主婦,多於一成的職業類別是自僱人士(16.8%)、專業人士(11%)和文員(10.4%)。台灣的M密教教團信眾以專業人仕最多,佔22.4%。其次選其他項最多,佔19.75%。後來從訪問得知,台灣較少用「自僱人仕」一語,故選此項者只有0.03%。實際上大部份選其他項者應屬自僱人仕,只是台灣以「自由業」或「自由職業」即英語的Free lance稱之。台灣的M密教教團信眾是主婦者佔17.8%,是第二多數。從以上數字所見,兩地顯教最明顯的職業類別是家庭主婦,差不多有一半。顯、密二教信徒的其餘職業類相若,均沒有明顯趨勢,顯、密二教佔較多比例的職業類別是專業人士、自僱人士和文員,不過都沒有超過二成。

  皈依前宗教

  台灣高屏地區X顯教教團信徒超過一半(51.6%)皈依前是佛教徒,有兩成二(22.5%)來自道教,有一成四(14.6%)來自民間信仰。說皈依前沒有宗教信仰的不足一成(4.3%)。台北地區的Ⅹ顯教教團教徒也有超過一半(54.2%)皈依前已是佛教徒,也有二成二(22.1%)來自道教,二成一(21.4%)來自民間信仰。說皈依前沒有信仰的不足一成(6.2%)。台灣的M密教教團信徒差不多有四成(39.61%)皈依前已是佛教徒。有二成七(27.67%)來自民間信仰。來自道教的則有一成四(14.47%),也有一成(10.96%)的台灣M密教教團信眾說皈依前沒有任何信仰。香港的X顯教教團信徒皈依前最多的卻是沒有宗教信仰,高達三成(32.24%),來自佛教的有二成五(25.66%),來自道教的有一成二(12.5%)。來自民間信仰的則有二成三(23.03%)。香港的M密教教團信徒也是最多人宣稱皈依前沒有宗教信仰,高達四成(40.5%),來自佛教的有三成(30.3%)、來自民間信仰的有一成九(19.6%);來自道教的不足一成(2.5%)。以上的數字顯示了香港與台灣兩地的宗教文化差異。在香港,有更多的人宣稱自已沒有宗教信仰,雖然他們會於清明掃墓、信風水、擇日、算命,甚至會於新年到廟裡上頭炷香和求韱;在台灣,這可能會被歸入民間信仰的範疇。在香港,更多的人會覺得建制的宗教才是宗教,只要不參與任何建制宗教便屬沒有信仰了!還有香港的道教身份認同相對比台灣來得弱。台、港兩地相同的是不論顯、密二教,皈依前已是佛教徒的信眾佔多數。其餘便是來自道教和民間信仰。所以教徒來源都是中國宗教類型。來自不同類型的宗教如猶太基督教之人數屬微不足道。

  認識途徑

  台灣高屏地區Ⅹ顯教教團信徒認識宗派的途徑有四成四(44.3%)通過朋友,有二成九(29.7%)通過親人,只有一成七(17.7%)宣稱是自行尋找。台北的Ⅹ顯教教團信徒超過一半(53.5%)是通過朋友認識宗派,而有二成六(26%)是通過親人認識宗派,自行尋找的有一成六(16.1%)。台灣的M密教教團信徒認識宗派最多的是通過親人,佔三成九(39.34%),通過朋友而認識的有三成七(37.35%),自行尋找的有一成六(16.82%)。香港的M密教教團信徒認識宗派的主要途徑也是通過朋友,佔四成三(43%),通過親人而認識宗派的佔三成二(32.55%),自行尋找的有一成八(18%)。所以問卷數字顯示台、港兩地的顯、密信徒認識宗派的主要途徑還是通過親友,加起來超過七成,只有不足二成的信眾是自行尋找,並且還是通過書籍的閱讀,而非通過大眾傳媒或是網路世界。看來佛教信仰的傳遞還是主要靠親友的介紹。

  皈依時間

  台灣高屏地區X顯教教團信徒平均皈依時間有十年,這可能與道場歷史較悠久有關。有接近三成(29.3%)的信眾皈依在十六至二十年間。皈依在十到十五年間的則有二成一(21.7%)。新皈依的信眾,即皈依少於一年的也佔了一成(11.9%)。台北X顯教教團道場的情形相若。皈依在十到十五年的信眾最多,佔二成二(22.2%)。皈依在十六至二十年的信眾也有二成(20.4%)。皈依超過廿一年的也接近二成(19.2%)。皈依在一至四年間的新弟子亦有二成(20.4%)。香港方面的X顯教教團信徒入教時間比較短,皈依的中位數字是六年。香港的M密教教團信徒更甚,最多的是皈依了一、二年,佔二成(20.4%)。香港的M密教教團信徒皈依的中位數是七年。台灣的M密教教團的皈依中位數是十年。這個皈依時間的長短可能反映了台灣地區無論是Ⅹ顯教教團抑M密教教團都較香港成熟和歷史悠久。真實上,兩個教團的原生地都在台灣!

  每週修行所花時間

  台灣高屏地區X顯教教團信徒有超過六成(67.5%)的信眾每星期修行時間少於五小時,不過信徒每週平均花在修行的時間仍有五小時多(5.71)。台北Ⅹ顯教教團信徒也有類似情況,有超過一半信眾(55.2%)每週修行時間不足五小時,但平均修行時間則仍有六小時(6.24)。香港Ⅹ顯教教團信徒每週修行平均修行時間則超過六小時(6.51)。台灣M密教教團信徒的每週平均修行時間超過十二小時(12.19)!香港M教教團信徒每週修行時間的中位數是五小時。可見台灣地區密教信眾每週花在修行的時間明顯比顯教徒為多。香港則無此情況。

  每週參與法會次數

  台灣高屏地區Ⅹ顯教教團信徒每月到道場的平均次數是3.34次,台北X顯教徒每月到道場的平均次數則高達5.9次。這數字應與台北Ⅹ顯教教團信徒的男、女比例懸殊有關。如上所述,台北Ⅹ顯教教團信徒女比男多六倍,而且信徒中有四成四(44.7%)是家庭主婦。家庭主婦可能在前往道場時間上比在職人仕有彈性,所以到訪道場的次數會較高。香港Ⅹ顯教道場信眾每月到道場的次數是4.07次。香港M密教道場信眾每月到達道場的平均次數是4.18次。台灣M密教道場信眾每月到訪道場的平均次數是4.97次。整體來看,台、港兩地顯密教徒每月到訪道場參與法會的次數相若,大抵每星期一次,差異性不大。

  特殊體驗

  台灣高屏地區Ⅹ顯教教團信徒有超過一半(54.6%)宣稱有特殊宗教經驗。台北的Ⅹ顯教教團信徒有特殊宗教經驗的更超過六成(62.5%)。這與台灣M密教教團信徒有特殊經驗的數字相若,也是超過六成(66.43%)。香港Ⅹ顯教教團信徒有特殊經驗的不足一半(47.90%),比台灣同宗的Ⅹ顯教教團輕微少一些。香港的—M密教教團信徒有特殊經驗的則明顯的多,超過八成(87.1%)。至於體驗的類別(生命問題的解決),台灣高屏地區X顯教教團最多人歸類的體驗類別是家庭,有三成二(32%),其次是靈性,有二成三(23.4%),第三是職業,有一成一(11.1%)。台北的X顯教教團教徒也有類似情況,最多人歸類的體驗類別是靈性,有二成三(23.6%),其次是家庭,佔一成九(19.6%),第三是治病有一成七(17.7%)。台灣的M密教教團信徒最多人歸類的體驗類別是治病,超過三成(37.63%)。不過歸類靈性也一樣超過三成(37.63%),第三是職業(24.31%)和家庭(24.10%),均佔二成四。香港的X顯教教團信徒最多人歸類的體驗類別是靈性,有一半(51.61%),其次是家庭,佔三成三(33.87%),第三是治病,有二成五(25.81%)。香港M密教教團信徒最多人歸類的體驗是治病,有三成七(37.9%),其次是家庭,有二成五(25.2%),第三是職業,有一成七(17%)。

  從以上的數據顯示,宗教經驗在台港兩地顯、密二教當中均佔有重要地位,超過一半信徒曾有特殊體驗。台、港兩地顯教信徒的特殊體驗多在靈性方面,而台、港兩地的密教信徒的特殊體驗則多在治病方面。

  常參與的儀式

  台灣高屏地區Ⅹ顯教教團信徒常參與的宗教活動是唸佛,超過一半人選擇此項(57.1%),其次是梁皇寶懺,也超過一半(52.1%),選擇大悲寶懺也超過四成(43.4%)。台北的X顯教教團信徒也有類似情況,選擇唸佛的超過六成(67.2%),其次是大悲寶懺,也差不多有六成(58%)。其餘超過一半人選的是誦彌陀經(55.5%)和放瑜伽焰口(51.4%)。達四成與拜懺有關,如梁皇寶懺(45.7%)和慈悲水懺(40.4%)。選擇禪修的X顯教教團信徒,在高屏和台北地區都只有二成。這清楚顯示了顯教信徒對宗教儀式的偏好在於唸佛、誦經和拜懺。

  內地到香港密教道場參與法會信眾

  2003年由於沙士事件嚴重打擊香港零售業和香港旅遊業,加上當時因經濟低迷引致香港市民對首屆特區政府某些施政不滿。中央政府於是大施援手,於2003年7月28日,推出第一期港澳個人遊政策,簡稱「自由行」。容許中國大陸居民以個人旅遊的方式前往香港和澳門兩地旅遊。一般情況下,只要在計劃範圍內的城市,便可經簡單的簽証手續前往港澳地區,期間最多可逗留一星期。這個「自由行」政策對廣東省四個指定城市的居民率先開始實施。其後經過多的增加開放,實施自由行政策的城市總數至2007年1月1日,達至四十九個。2009年4月1日開始,深圳戶籍居民可以申請「一年多次」簽注,即在有效期(一年)內,可以無限制地往返香港,但仍然每次逗留香港不超過七天。這些政策不但對香港的經濟發展帶來很大的裨益,還無心插柳地為內地居民來港參與宗教活動提供了可能性。我們在港的問卷調查便意外地紀錄了利用「自由行」政策來港參與法會的內地信眾的一些珍貴資料。如前所述香港密教道場的問卷是在2008年一次法會中派發的。當時參與者約有三百人,想不到有四成是從內地以「自由行」身份到港參與法會。填寫問卷而成功收回的有128人。這次問卷調查意外地為我們提供了內地密教信徒的一些情況。

  是次填寫問卷的內地到訪道場人士,有超過八成承認是已皈依弟子(88.8%),平均皈依四年;因此可以密教信徒稱呼之。他們皈依前有四成已是佛教徒(40.5%)。有三成五宣稱皈依密教前並無宗教信仰(35.8%)。還有一成八(18.8%)說來自民間信仰。這些內地密教信徒原居地全部來自廣東省珠三角地區,最多來自東莞(28.9%)與廣州(25%)。從廣州到深圳只需一小時火車,再轉火車到香港市區就需要半小時。從車莞到深圳就更接近,只需半小時火車。其餘地方估計到港需要車程大抵在五小時內。到港參與法會的內地密教信徒之詳細原居地的分佈為:

  廣州32(25%)

  廣州東莞 37(28.9%)

  廣州順德16(12.5%)

  廣東中山25(19.5%)

  廣東彿山1(0.8%)

  廣東博羅 15(11.75%)

  廣東增城2(1.5%)

  合共128

  這群內地密教信眾,有超過八成是女眾(83.6%),平均年齡是42.91歲。男、女信眾的比例是一男比五女。有六成具中學程度(60.3%)、三成多有小學程度(38.8%)。具大專程度的信眾不足一成(7.9%)。信眾當中超過四成是家庭主婦(43.6%)。另有一成三是自僱人士(13.4%)。其餘職業類別都不足一成。他們之中,超過六成通過朋友認識宗派(67.7%),另有二成通過親人(20.9%)認識。有七成有特殊體驗(76.5%)。而體驗的類別(生命問題的解決)與治病有關的接近四成(39.8%)、與生意有關的接近三成(29.6%)、與家庭有關的也有二成五(25.7%)、與子女有關的有二成三(23.4%)。

  結語

  是次台、港顯密教團比較研究的結果顯示,相對於顯教,密教更能吸引較年青的信眾,連內地密教信徒情況也一樣。密教似乎對吸引男性信眾,比顯教為強。在內地情況好像有點不一樣,不過本研究並沒有包括內地教團,只透過到香港參與法會的內地密教信眾作側面反映。所以我們只能說來港參與法會的內地密教信眾明顯地以女性為多。密教信眾每週願花多一倍的時間在個人修行上。這點來港參與法會的內地信眾情況也不一樣。有四成(40.6%)信眾表示每週修法時間在四個半小時以下,比台、港顯密信徒為低,而且有二成七(27.3%)坦白承認每週並沒有修法。可見內地密教信徒皈依後以到港參與法會為主要的信仰活動。超過九成人表示(94.5%)每月參與法會不超過四次。台、港顯教明顯較能吸引高學歷的信眾,具大專程度信眾的數目多於密教兩倍!連內地到港參與法會的密教信眾也有此趨勢。具大專教育程度的不足一成。是次調查也挑戰了一般對顯、密分別的看法。一般多以為顯教是因相法,講求理論;密教是果法,著重探討實踐方法和輔助修煉的各種儀軌,重視瑜伽(相應)及神秘體驗。我們的調查顯示,台、港兩地密教信徒有特殊體驗的人數(67.5%),確實比顯教信徒為多(58.5%),但多出不足一成(9%)。可以說不論顯、密,宗教經驗在信徒的宗教生活中均佔重要地方。顯、密的的分別不在特殊經驗的有無,而在特殊經驗的類別,如下表所示,台、港兩地顯密二教信徒感受最多的三項特殊經驗類別分別是:

  高屏顯教台北顯教香港顯教台灣密教香港密教內地密教

  家庭靈性靈性治病治病治病

  靈性家庭家庭靈性家庭生意

  職業治病治病職業/家庭職業家庭

  顯教信徒相對注重靈性上的經驗,密教信徒較重身體上疾病的去除。這可能與台、港兩地顯密信徒的教育背景有關。如上所述,具大專程度的顯教信徒比具大專程度的密教信徒多出兩倍到七倍。這並不表示教育程度高的人仕不重視身體。從上表可見,靈性、家庭、治病均是顯、密二教信徒所有特殊經驗類別最多的三項,不同只在重視程度上。台、港兩地顯、密二教信徒皈依前有超過三成已是佛教徒。來港參與法會的內地密教信徒甚至有四成皈依前已是佛教徒。台、港兩地顯、密信徒皈依前有二成屬民間信仰。來自道教的約有一成。這樣加起來表示有六成顯、密信眾是來自傳統中國宗教背景(不論是佛、道或是民間信仰),另有二 成多皈依前沒有宗教信仰。即使是來港參與法會的密教信徒情況也相若。

  對宗教信仰的討論很多時候我們都從「應然」的角度,如顯教應是因相法,講求理論;密教應是果法,著重探討實踐方法、修煉的儀軌,重視瑜伽(相應)及神秘體驗。本文則從「實然」的角度來探討,即事實上顯教吸引甚麼人、密教吸引甚麼人。特別是密教若要為繁榮社會文化、淨化世道人心作出貢獻,首先要明瞭密教自身的特色所在。密教可以發揮自身的優勢,對特定的信眾群(中年而具一般教育程度),進行提昇人文質素的工作。特別在促進信眾身、心、靈的健康方面,通過密教修持方法,以致密教藝術文化內涵的薰陶而達致正面的效果。還有在家庭和諧促進方面,密教可以起到輔導和加強家庭價值之積極作用,因為從研究得知,這些正是密教信眾所最關切的課題。其次在進一步提高信眾的教育程度方面,可以從顯教的工作中得到借鏡。

  顯教方面,弘法策略的釐定不能忽略六成以上的婦女信眾,並有四成是家庭主婦。顯教能吸引教育程度較高的信眾,但信眾最喜愛參與的活動仍是經懺宗教儀式活動,仍有六成人宣稱有特殊體驗,足見儀式和經驗實是宗教不可或缺的向度。弘法方針當然不能市場導向、投其所好,但照顧信眾靈性需要,因病與藥同樣不能忽視,也不能脫離群眾,方是「勿離世間上,外求出世間」之要旨。

  在資訊科技發達的世代,信眾認識佛教仍是靠人這種媒介;並且是透過親友來認識的多。教徒來源都是中國宗教類型,即原來已是佛教徒或民間信仰者。這可能是佛教吸引的信眾都是較有人生體驗的為多(四十歲甚至五十歲以上)。信眾願意每星期到道場一次,每星期花六小時在修煉上。這在設計道場活動有重要的指標作用。本研究旨在對思考佛教顯、密二宗如何能為繁榮社會文化、淨化世道人心作出貢獻之課題上提供一些基本的實況數據,以收拋磚引玉之果效。

推荐阅读

弘法网 2005-2015 ©版权所有 粤ICP备11049210号  
主办单位:深圳市佛教协会 罗湖区佛教协会 深圳弘法寺
地址:深圳市罗湖区仙湖植物园内弘法寺
电话:0755-25179580        邮箱: nhfjwh@vip.163.com(南海佛教)
广东省深圳市莲塘仙湖弘法寺 0755-25737095(客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