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 帐号:
  • 密码:
  • 注册
站内搜索
  • 起始时间:
  • 结束时间:
  • 关 健 字:

黄夏年:赵朴初会长与本焕长老的书信因缘返回

2014-03-08 13:48:01 来源:弘法寺 浏览量:1475
导读:

深圳弘法寺已经年纪愈百的本焕长老与朴老为同一代人,他与朴老结下了深厚友谊。弘法寺自建设之日起就一直受到了朴老的关心,两人除了经常见面促膝谈心之外,还一直互有信件往来。朴老曾经写给本老的三封信件,本文对这些信件的写作时间及其有关的问题做一些考述。在本老的努力下,短短几年的时间,光孝寺已经开始出现了新貌。正是朴老对佛教做出了杰出贡献,所以他得到全国乃至世界佛教徒的尊敬,光孝寺也在他的关心和本老的努力下,最终焕发出青春,走上了新途。光孝寺能有今天的大好局面,我们不能忘记朴老与本老两位老人所做的贡献。

  在中国近现代佛教史上,已故的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居士,是不得不提到的一位伟人。这位我国著名的佛领袖,著名的社会活动家,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一直在中国佛教界内任职,为中国佛教的现代复兴做出过重要的贡献。深圳弘法寺已经年纪愈百的本焕长老与朴老为同一代人,他与朴老结下了深厚友谊。弘法寺自建设之日起就一直受到了朴老的关心,两人除了经常见面促膝谈心之外,还一直互有信件往来。朴老曾经写给本老的三封信件,本文对这些信件的写作时间及其有关的问题做一些考述。

  一、 赵朴初与本焕长老的生平事迹简介

  赵朴初居士1907年11月5日生于安徽省太湖县。早年就学于苏州东吴大学。1928年后,任上海江浙佛教联合会秘书、上海佛教会秘书、“佛教净业社”社长、四明银行行长。1938年后,任上海文化界救亡协会理事、中国佛教会秘书、主任秘书,上海慈联救济战区难民委员会常委兼收容股主任、上海净业流浪儿童教养院副院长、上海少年村村长。1945年参与发起组建中国民主促进会。1946年后,任上海安通运输公司、上海华通运输公司常务董事、总经理。1949年任上海临时联合救济委员会总干事,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常委、副主席,亚非团结委员会常委。1950年后,任中国人民救济总会上海市分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华东民政部、人事部副部长,上海市人民政府政法委员会副主任。1953年后,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作家协会理事、中日友好协会副会长、中缅友好协会副会长、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名誉副会长,中国人民争取和平与裁军协会副会长。1980年后,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佛学院院长,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顾问,中国宗教和平委员会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2000年5月21日,赵朴初居士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

  作为新中国一代宗教界领袖,赵朴初居士把佛教的教义圆融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之中。他告诫佛教弟子,佛教的利益必须与人民的利益结合起来。我们的生命好比一滴水,只要我们肯把它放到人民的大海中去,这一滴水是永远不会干涸的。他对中国佛教的最大贡献是在1978年以后,领导中国佛教界人士努力走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道路,使中国佛教在短短的几十年间走上了复兴的道路,成为我国宗教界的一支重要力量,为我国社会主义经济与文化的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他生前立下遗嘱,他的遗体凡可以移作救治伤病者,请医师尽量取用。他在遗嘱中表达生死观云:“生固欣然,死亦无憾。花落还开,水流不断。我兮何有,谁欤安息。明月清风,不劳寻觅。”充分展现了赵朴初居士的心灵境界。

  本焕老和尚,1907年9月生,俗姓张,名志山,湖北新州李集西张湾人。1930年1月15日,毅然割爱离家,于传圣老法师座下剃度,赐法名本焕(幻)。1930年7月1日,于江苏扬州高旻寺依止来果老和尚,七年足不入俗,禅坐静思不倒单。1937年元月,发愿朝礼五台山,三步一拜,行程四百余里。落脚茅蓬,修行精严。其间刺舌`指之血,抄经20余万字,闭关三载,白日阅藏,夜放功德焰口千余台。1948年应邀往广东六祖道场南华寺晋南华寺方丈,接法虚云,为临济宗四十四代传人。1980年受命恢复丹霞山别传禅寺。之后重辉广州光孝寺,恢复出家寺院报恩寺,开山创建深弘法寺,重建湖北黄梅四祖正觉禅寺,广东南雄莲开净寺,新建大雄禅寺,现在又在再建江西奉新百丈禅寺。

  本焕长老扬禅宗家风,遵祖庭遗训,一生行脚各地弘法,足迹遍及台港澳、亚欧美,弟子遍及海内外。他讲经立说,发扬佛陀本怀、注重佛教文化建设,1992年创办《正觉》,2000年发行《弘法》,著有《禅宗用功之道》、《禅堂开示》等,走爱国爱教之路,奉献社会,造福人间。现任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主席、湖北省佛教协会和广东省佛教协会名誉会长和深圳市佛教协会会长等职。现有佛弟子百余万人,得法弟子二百余人。

  二、 赵朴老写给本焕长老的三封信原文

  赵朴初居士生前曾经给本焕长老写过三封信,这些信件原件保存在深圳弘法寺档案室里。今年5月笔者到弘法寺参观,取得三封信复印件。由于这些信件现在还有一些问题需要考证,特出此文。赵朴初给本焕长老的三封信内容如下:

  赵朴老写给本焕长老的第一封信

  

  

  本焕法师坐下:

  感荷 党和政府旋转乾坤之力,六祖根本道场光孝寺终于获得恢复,实为今日佛教之一特大喜事。 座下不辞高龄辛苦,力肩复兴重任,大愿大行,不胜欢喜赞叹。值兹古刹即将着手修复之始,敢贡鄙见数点如下:

  一、鉴于光孝寺不仅是我国佛教徒,亦是日本队和亚洲以及欧美禅宗信徒、学者瞻仰所系,吾人恢复古刹必须发愿使之成为清净庄严之禅宗道场,切宜避免任其成为喧闹的香火庭。

  二、建议光孝寺在天动手修理之前,先行测量绘制全寺现有土地及建筑详图,然后确定全局整理修复方案,以及分期进行的计划。此是必要的准备工作(估计需要半年时间)。在末做好此项准备工作之前,勿急于动手进行,以免有碍全局。

  三、光孝寺既是文物部门交还的,我们必须在保护建筑、经像、环境各方面做到尽善尽美,以免贻人口实。务必防止游人看客随便烧香点烛,甚至燃放爆竹,烧纸人纸马等,既是为了安全,亦是整顿宗风必要之举。

  病中想到几点意见,谨供参考。并请转达省委统战部和省宗教事务局领导同志,请予关注为荷。

  专此敬颂

  百福庄严

  赵朴初作礼

  二月十七日于北京医院

  赵朴老写给本焕长老的第二封信

  

  本焕法师道席:

  顷有友人自南方来,谈及尊况,敬悉。 起居安善为慰。惟闻 座下于光孝寺有倦怠之意, 鄙意以为未可。光孝寺为广东重刹,关系国际观瞻,亟须大德长老主持,数年来赖座下德望,于诸多困难障碍之中,完成测绘重建方案,筹集巨额经费,决不可中道而废,致负众望。尚希 不建本愿,勉任巨坚,至所祷企。专此,敬颂 道安

  赵朴初作礼 四月九日

  赵朴老写给本焕长老的第三封信

  

  本焕法师座下:

  近自泰国归来,奉读大函,敬悉一切。光孝道场,得公主持,逐步光复,进入正轨,甚善甚幸。

  重兴祖庭,应竭棉薄,惟发缘薄,十方募化,应以住持本寺大德长老倡导为是。缘启稿现由林子青居士拟具,光孝寺大略沼草及稍述募化之意,作为素材,提供撰写参考。

  谨奉上,请启阅。专复敬祝

  吉祥、

  赵朴初作礼 五、一五

  二、有关原信的撰写时间考

  以上三封信,都是朴老写给本焕长老的。朴老写给本焕长老的第三封信中谈到:“奉读大函,敬悉一切”一语,说明本老给朴老写过信,两人之间有过信件来往。此三封信,只有写作的时间,没有发信的年代,因此不知写于哪一年。但是从信件的内容来看,主要是谈论光孝寺恢复与建设以及完成的问题,这就为我们确定写作这几封信的年代提供了线索,可以依此去寻找有关的年代。

  据学者统计,从西晋到南朝陈这段时间,岭南有佛寺41所,其中西晋1所、东晋7所、宋5所、齐2所、梁19所、陈7所。在这些古寺中,至今仍存在的,最有名气的无疑算得上是广州的光孝寺了。光孝寺原是西汉南越王赵建德的旧宅,三国时开始被施舍为寺,当时称为制止寺,一直到宋代才改称今名。这座古老的寺院,早于广州城的历史,因此流行“未有羊城,先有光孝”的说法。光孝寺历来是岭南佛教的中心,许多有名的译经僧都在此居住过,例如著名的翻译家真谛就是在此译出了《摄大乘论》、《唯识论》等有宗的经典,在中国传播了印度唯识学说。北方少林寺的菩提达磨被奉为禅宗的初祖,但使禅宗光大的是六祖慧能。慧能祖籍北方,但在广东出生和长大。他曾经在黄梅五祖寺受法,以后回到广东昭关南华寺聚众讲法,传播禅宗的教义。唐高宗仪凤元年(676)慧能在寺里受戒出家,建立禅宗的南宗一派。如今光孝寺里仍有许多与慧能有关的遗迹。例如风幡堂,是慧能接引印宗法师的地方。慧能以一句“不是幡动,不是风动,是人心自动”,惊动众人,使得讲经的印宗法师反而拜慧能为师了。六祖塔是慧能削发受戒以后,将他的头发埋在了这里,后人起塔,以纪念这位中国佛教禅宗的大师,因此它也叫作“瘗发塔”。在塔的周围除了有佛像外,还有慧能像和菩提达磨像。六祖殿是纪念慧能祖师的殿堂,里面有慧能的坐像,高2.5米,殿旁和碑廊有六祖像碑和其他碑刻,对研究慧能生平事迹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广州是我国改革开放以后经济腾飞最早的地方,作为佛门净土,它是这座正在走向现代化大城市里的一个最古老的历史遗迹,寺内的两棵已经超过1500年的诃子树和菩提树至今仍然茂盛,似乎向人们表明,古代的佛教文明仍然有着勃勃生机。而且,那棵菩提树是梁代天监年间(502-519)由印度高僧智药三藏带来的种子栽下的,是中外佛教文化交流的友好见证。

  根据印顺法师编纂的《本焕长老年谱》,可以知道1980年3月,73岁的本老应广东省仁化县政府聘请,到丹霞山恢复别传禅寺。翌年4月8日,举行殿堂落成开光典礼。1986年春节后,赵朴老视察别传禅寺,赋诗赞扬本焕老和尚恢复别传寺之功绩。诗云:“群峰罗立似儿孙,高坐丹霞一寺尊,定力能经沧海唤,业林尚有典型存。一炉柏子参禅味,七碗松涛觅梦痕,未得遍堂行集看,原交半偈镇山门。”同年12月,80岁的本老应中国佛教协会和广东省宗教局礼请,为广州光孝寺中兴首任方丈,并担重修光孝寺之重任。1987年全国人大彭冲副委员长,全国政协赵朴初、费孝通、周培元、钱伟长等国家领导人和广东省林若书记等亲临光孝寺视察,赞扬本焕老和尚对重修光孝寺所做出的贡献。1989年12月举行重修光孝寺奠基仪式,省委郭荣昌副书记、省政协陈子彬副方席、省佛协云峰会长亲自陪同本焕老和尚一起挥锹动土,奠基树碑。1996年在完成山门、千佛殿、回廊工程后,本老于4月8日在光孝寺退居,以后移居到弘法寺。因此,本老从开始重修光孝寺到离开光孝寺,应是在1986年12月到1996年这段时间,约整整10年。我们至少能把这几封信大致框在十年之内。

  中国佛教协会《法音》1986年第三期有陈世杰撰写的《广州光孝寺恢复为宗教活动场所》,说:“建于东晋时期的羊城古刹光孝寺,最近移交佛教界管理,作为宗教活动场所开放。这是认真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又一体现。”“近年来,海内外佛教界人士纷纷要求将光孝寺恢复为宗教活动场所。广东省人民政府根据佛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的要求,决定将光孝寺交由佛教团体作宗教活动场所管理使用。移交手续正在积极进行中。”可见这项工作在1986年时已经开始进行了。《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文集》中黄炳璋先生撰写的《四十年全国寺院修复的回顾》一文云:“广州光孝寺是岭南历史悠久的古刹,古代中外高僧曾来寺驻锡,长期以来为文物部门管理。在各方面的努力下,1986年3月5日经国务院批准,光孝寺交佛教团体作为宗教活动场所,对外开放。但寺内占用单位迟迟未能迁出,直到当年12月27日僧众才进住寺内。1987年 1月7日中国佛教协会致电祝贺并资助人民币5万元作为庄严殿堂之用。在国内外各界人士的支持下,光孝寺已拟定重建殿堂的总体规划,分期进行。”赵朴老在第一封信里,专门提到“六祖根本道场光孝寺终于获得恢复,实为今日佛教之一特大喜事。 座下不辞高龄辛苦,力肩复兴重任,大愿大行,不胜欢喜赞叹。”后面又谈到“光孝寺既是文物部门交还的”,说明朴老所说的“恢复”,是指的光孝寺归还给佛教界的情况,并不是指光孝寺的建设恢复,因为朴老在信里专门谈到了恢复光孝寺的几点设想,指出了光孝寺在世界佛教里的重要性,以及将要重新恢复建设的准备工作和原则。依据前面引文所说,本老是在1986年12月出任光孝寺方丈的,12月27日才进住光孝寺的,这在朴老在信里赞扬本老“不辞高龄辛苦,力肩复兴重任”,已经证明。朴老信下的落款时间与地点是在“二月十七日于北京医院”,那么这一封信的写出时间应是在1987年2月17日,即在本老刚进住光孝寺不久,朴老就给本老写了这封信。

  赵朴老写给本老的第二封信,文字不长,但是语重心长。朴老是听友人说本老对光孝寺的事情有退萌之意,因此写信相劝。具体发生的什么事情,我们不知道,然而朴老的语气是诚恳的,而且专门指出了本老的威望对恢复光孝寺的重要性,鼓励他要坚持下来,“决不可中道而废,致负众望。”朴老特别在信中指出本老要“完成测绘重建方案”,说明这时光孝寺的恢复工作还在酝酿之中,或者刚开始进行,朴老的信落款时间是“四月九日”,应是在他写完第一封后,不久就给本老写了第二封信,时间应是1987年4月19日。

  赵朴老写给本老的第三封信里特意谈曾经谈到,“奉读大函,敬悉一切”,大概是本老接到朴老的鼓励信后,专门回信介绍了情况,所以朴老回信才说“光孝道场,得公主持,逐步光复,进入正轨,甚善甚幸。”又说“重兴祖庭,应竭棉薄,惟发缘薄,十方募化”,并且专门谈到请林子青先生撰写缘启稿,为“募化”做准备,这些说明光孝寺准备工作,已经如期进行,募化资金开始进入正式议程,也就是说经过前两封朴老的信里所说的各种准备工作之后,恢复光孝寺的工作更进一步开展。《法音》1987年第4期发表了郭继烈撰写的《中国佛教代表团访泰简记》,其中谈到:“应世界佛教徒联谊会主席桑耶·塔玛塞的邀请,以中国佛教协会赵朴初会长为首的中国佛教代表团一行6人于5月5日赴泰国参加国际佛教学术交流会,并进行一周的友好访问。”朴老应邀在大会上宣读了题为《中国佛教的过去与现在》的论文,与会代表认为赵会长论文关于“人间佛教”的提法很好,既符合佛教教义,又适应当今时代。“12日,代表团启程回国,许多老朋友及我使馆官员到机场送行。在热情而友好的气氛中,我们向朋友们挥手告别,飞离了美丽而友好的曼谷。当日下午回到北京。” 在同期《法音》一刊的封三,还专门发表了“泰国僧王会见赵朴初会长照片”。朴老在给本老的信中专门提到了“近自泰国归来”一语,落款时间在“五、一五”所以这封信的撰写时间当在1987年的5月15日,亦即朴老在从泰国回到北京之后的第三天给本老写了这封回信。

  三、结 语

  笔者结合历史资料,对朴老给本老写的三封信做了时间上的逻辑考证,如果此说成立的话,那么就是朴老在短短的48天之内连续给本老写了三封信,说明了光孝寺恢复重建工作在朴老心中的重要性,也表明了朴老对本老的充分尊敬与信任。80年代初期,正是我国宗教信仰自由政策贯彻落实的最重要时期,朴老为了复兴佛教,落实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除了在各种场合进行呼吁之外,还在全国各地奔走,与党政部门领导交谈,催促尽快落实宗教政策。已有1700年历史的光孝寺正是在朴老与本老等人的呼吁下,在当时广东省政府主要领导的关心下,最后回到了佛教界的手中。朴老除了促成本老接手光孝寺之外,还替未来的光孝寺做了长远考虑,特别是在第一封信里,强调光孝寺要成为“清净庄严之禅宗道场”,“必须在保护建筑、经像、环境各方面做到尽善尽美”,以及“整顿宗风必要之举”,未雨绸缪,可见朴老对当代佛教发展和建设的一片苦心。《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文集》中前《广东佛教》主编黄礼烈居士撰写的《梵音阵阵 南国飘香——四十年来的广东佛教》一文,特地谈到“1989年省委副书记郭荣昌参加重修光孝寺的奠基典礼(图1.2),大规模修建工程得到各方人士支持。大殿供奉三尊大铜佛像,新建的卧佛殿、钟鼓楼、东西长廊、铺石旷埕和山门等工程已竣工。安奉一尊长4米的缅甸汉白玉卧佛相好吉祥,于1993年春节供信众朝拜。”说明在本老的努力下,短短几年的时间,光孝寺已经开始出现了新貌。正是朴老对佛教做出了杰出贡献,所以他得到全国乃至世界佛教徒的尊敬,光孝寺也在他的关心和本老的努力下,最终焕发出青春,走上了新途。光孝寺能有今天的大好局面,我们不能忘记朴老与本老两位老人所做的贡献!

推荐阅读

弘法网 2005-2015 ©版权所有 粤ICP备11049210号  
主办单位:深圳市佛教协会 罗湖区佛教协会 深圳弘法寺
地址:深圳市罗湖区仙湖植物园内弘法寺
电话:0755-25179580        邮箱: nhfjwh@vip.163.com(南海佛教)
广东省深圳市莲塘仙湖弘法寺 0755-25737095(客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