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 帐号:
  • 密码:
  • 注册
站内搜索
  • 起始时间:
  • 结束时间:
  • 关 健 字:

印顺大和尚戒会法谈返回

2013-11-26 16:12:25 来源:弘法寺 浏览量:1674
导读:

印顺大和尚:每个月戒会的这个时刻,是我最开心的时刻,也是我最难过的时刻,开心,是因为我可以跟我的孩子们在一起,难过是因为戒会马上又要结束,结束以后孩子们又要回去了,回去后又不知道怎么样了。希望我们好好珍惜这个时间,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印顺大和尚:每个月戒会的这个时刻,是我最开心的时刻,也是我最难过的时刻,开心,是因为我可以跟我的孩子们在一起,难过是因为戒会马上又要结束,结束以后孩子们又要回去了,回去后又不知道怎么样了。希望我们好好珍惜这个时间,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戒子问:法师慈悲,缘起和性空的这个关系,万事万物的缘起,如果缘不具备的话,那就不存在。这个是一个事情的两个方面,那么我在想,如果是我从理论上明白这个道理,但在实际生活中可能还一下子还做不到。遇到一个什么刺激你的事情的时候,那个缘来了,那我可能不能够马上反应到它是性空的,因而我不能去执着它。像这种情况下,我理论明白了,但是呢,实际上还做不到,那么在这个阶段,像我这个阶段,应该精进的话,应该怎么去精进,请印顺大和尚帮忙回答这个问题。谢谢!

  印顺大和尚:我觉得人走在路上,什么样的情况都可能遇到,什么样的风景也都会碰上,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察觉到了你的不足,你决定往前走,在往前走的过程中间,你能够不被任何环境所干扰,不被任何状态所执着,天晴走,下雨走,开心走,悲哀走,别人赞叹,你走,别人诽谤,你还往前走,一切的法,都是我们前进的一条路,认准了,坚持走下去。我经常讲,走一步就离家近一步,走两步就离家近两步,只要走一定会到家。

  戒子:请问师父,当课诵时身体发热和发麻是怎么回事?

  印顺大和尚:我觉得这个现象是非常正常的一个现象,但是不管它是麻也好热也好凉也好,它只是当时一种状态而已,它仅仅只是状态,你不要去管它,该干什么继续干什么,随它去,再一个刚才薛彦兵讲的他是用功比较急的时候才会胸口发热或者其它的情况,是这样的一个回事,你念佛也好,你是参禅也好,或者是在我们持咒的时候,第一,因为念头他是有力量的,你在这个念头提起来的时候呢,不能太急,急了呢,会把弦绷断,不能太散,散了之后呢,这个弦呢也没有办法来奏响,所以说要一个是念头提得不急不缓。另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是,我们这个念头经常出现的问题就是,我们的念头很容易把它放在身体的一个部位,比如说他的念头放在胸口的,胸口会疼胸口会热,把它放在头顶上头顶会疼,把它放在任何一个部位,它都会有反应,我刚才说了,念头是有力量的,它都会产生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它会起反应,所以说用功的时候他的念头不能急不能缓,念头也不能落于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这个是用功的时候必须要牢记的一点,我们的念头不能放于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

  戒子:有人二十四小时播放六字大明咒,睡觉了我叫她关,她说放着好,我有点芥蒂。请师父开示。

  印顺大和尚:要看她是睡觉还想听佛号,还是听了佛号就想睡觉。

  叶老师:我们的护关人员也是很慈悲的,刚才看见有两位戒子在讲话,护关人员为了他们持戒清净,就过去拍了拍他们的肩膀。

  印顺大和尚:拍一下是供养,拍两下是警策,拍三下是罚。我一不小心把话筒拿过来了。我每次见到你们,都欢喜,真是无以言表地欢喜,每一次你们要走的时候,我都觉得,哎呀,这孩子们又回去了,回去后不知会怎么样?一个月我才跟大家见一次,实际上我觉得太久了,但如果每个星期都跟大家在一块,我有时候问,我做得到吗?这个之间怎么办?一直是很让我困扰的一个问题。我一直说以大家为骄傲,大家这么短时间有这么大的一个变化,特别是前不久的一个网络关于弘法寺的事件中间,大家表现出来的一种同心协力,一种机智、智慧,让我非常高兴。

  今天上午我听到钟军和我们的李岚的发言,我觉得讲得真好,我觉得这种机会是不是可以更多一点,大家可以都讲一讲。我觉得这次活动呢,等一会结束之后,你们这些义工骨干们可以商量商量,看看有没有什么更好的方式,更方便的方法,能够让大家、常住、我,我们三者能够保持更好的沟通的一个管道、一个办法。

  再一个,星期二,慧光法师要去五台山闭关,你们可以去看看他,(众笑),当然我是调侃了…… 其实我很羡慕,我有时候在想,哎 ,有什么不得了的,把它放下来,去闭几年关,也挺好的,所以我听到慧光法师要去闭关的时候,我感慨,我说哎呀,真是什么人什么命,人同命不同!他都可以躲在五台山,一个人,安住其间,我还要在烈日酷暑下天天是演大戏。

  那是啊,庙里门开着,什么人都会有嘛,那个人来,渴了,你要给他一杯水喝,那个人来,饿了,你要给他一碗饭吃,那个人说头疼了你要给他治头疼,那个人说脚疼了你要给他治脚疼,众生不管什么病,不管什么心,他来了,你都要去面对他。就你们刚才大家提的那么多问题,事情再多,它只是事情,没有感情色彩,没有种种形形色色的差别,我们往往被事情搞得烦恼得不得了,痛苦得不得了,它仅仅是事情而已,它哪里有什么欢喜,有什么痛苦,有什么烦恼,来了任何事情,大家就面对它,解决它,放下它,这样就不会老被身边那些不必要的事情、感情、事物所纠缠,所执着,慢慢地,任何一个事情都是成熟自己,增长自己福德的一个机会,在处理种种事情,解决种种问题的时候,我们的智慧就一点点增长起来了,我们的功德、资粮也就一点点增加了,把任何事情当成是增长自己智慧、福德的一个因缘,我相信我们的生活会是另外一片天空。

  就像今天上午李岚师兄她讲的,一个赞叹都能让架不吵了,家务活有人干了,发现学佛有好处了,很多事情、观点、思想都发生变化了,我们也可以尝试把我们所学的东西慢慢地来改变我们自己待人处事的一个方法,我觉得肯定信心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一句话说人跳,一句话说人笑,你到底要他跳还是要他笑,你说之前呢,先想一下,可能习惯了,时间长了,自然而然都会朝着这个方向去走。

  再一个,我刚才听这位居士所讲的,他学习了佛法,知道一切都是幻化的,对数字就不敏感了,或者是对给别人理财的兴趣也不大了,效果不好了。对,你学习佛法是让自己的心透过种种的迷雾能看到事物的本质,让自己的心柔软、敏锐起来,只是这个柔软和敏锐而不为外境所执着和沾染,不要被各种情感的东西所纠缠,这时候你应该是绝对理性和敏锐的状态,怎么可能把财理不好呢,或者出现其它的问题呢?我觉得不是佛法出了的问题,是自己的做法出了问题。

  我们学习佛法一定要解决我们现实生命的具体生活,首先把我们自己从一个烦恼的人变成一个快乐的人,从一个恐惧的人变成一个无所畏惧的人,我们的家庭,从一个不好的状态变成一个和美的状态,我们的事业要从低谷走向更好的一个高度,这样才是好的一种现象,要不然我说了,大家不是学佛,是谤佛。

  我一再一再地讲,我们学习佛法,一定要把它落实到生活,落实到生命中,解决我们生命和生活中具体的问题,不要把佛法和生活打成两截,就像我们平时拜佛这么一个小事,也不要把我们的佛号、我们的念头、我们的身体打成三截是一个道理,先把拜佛拜好,再把念佛念好。

  我们很多居士,我原来一直没好讲,今天上午讲这个《普贤行愿品》,我其实也是批评了一下大家,就说是任何一个细微的事情,你都要很认真地把它给做好了,然后呢,自己才能把握,一个看似很简单的事情,你都把它给很自然地疏忽了,或者不用心,可能就会因为你这一个小小的疏忽,以后就在这里就会出现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普贤行愿品》可以说我认为是对我们这个现实世界指导最好最好的一部经书,我从这里面也获得了很多很多的利益,我相信我们每一个法师、每一个居士都见了很多很多的老和尚、很多很多的法师,但我相信没有人会见到像老和尚这样:老和尚是欢欢喜喜,你自己也欢天喜地的一种状态,很多人学得很僵硬的,很冰冷、僵硬、麻木,这个不是佛法。你看我们天大的烦恼,见到老人家,哎呀,欢天喜地的,什么烦恼都没了,最起码我是这样的,我不知道大家是什么样的一种状态。我有很多要问的问题,一到老人家面前,没了,一句也不想问了,一句也不想提起了。

  《普贤菩萨行愿品》上讲,你把《普贤菩萨行愿品》学好,你对这个世间,“行于世间无有障碍,如空中月出于云翳”,你把《普贤菩萨行愿品》做好了,在世间上行走都没有障碍了,就像空中的月亮从云层中穿过,那出世间呢,出世间更不得了,最后的时候呢,临命终时,你什么东西都带不走,“唯此愿王不相舍离,于一切时引导其前,一刹那中即得往生极乐世界”,多好!朝这走这么好,只需把这一件事情办好,这么多问题都解决了,我们白白地把它错失掉,不是太可惜了吗?

  老和尚他一辈子持诵《普贤菩萨行愿品》,我有时候我会问他,我说师父,这血经你都抄了这么多年了,你早都会背了,你为什么每天还要再去看它?你想这部经他都读了几十年,读了八十多年了,他还有必要每天去读吗?他为什么每天爬起来还要一遍一遍去看?看一遍有一遍的功德,看一遍有一遍的好处,一遍一遍地给我们做示范,一遍一遍地给我们做榜样,一遍一遍地来提醒我们。我们这帮傻孩子,居然就这样就错过了,就这样地觉得好像也没什么啊,就是“发财发财发大财,俗得不得了!”,(众笑),我们仔细想想我们学佛的时候(的样子)。

  我觉得老人家不愧是禅和子出身,明心见性,直指人心,你们扪心自问,你们嘴巴上标榜我要解脱呀,我要干什么呀,真做得到吗?他就知道大家做不到,所以他就祝大家身体健康,工作顺利,心想事成,一切吉祥如意,万事顺利,永远顺利,发财发财发大财,永远发大财,(众笑)还要升大官发大财。这也是一种愿,也是一种祝福,也是一种加持,这个愿这个祝福这个加持,它把我们自觉不自觉地就带上了另外的一条路,不着痕迹。我有时候在想,老人家就像一个家里的老人和家长,看到我们这些调皮的孩子,往墙上去撞他也不说,撞上了回来了,他拉着你,拍拍头,说乖了乖了,不要紧,知道了这中间是条缝,从这中间走过去吧,我们不小心走两步,呱啦,又摔一跤,摔一跤,他又把他拉回来,始终就是不厌其烦地照顾着我们,不厌其烦地呵护着我们。

  但是我们一直就嘴巴里讲,哎呀,师父啊,你很了不起,你是泰斗,我们要按你老人家说的话办,我们问问我们自己,我们真正地按照他老人家说的去办了吗?我看很少很少,甚至十分之一,百分之一都没有做到,如果真的做到的话,我想我们今天坐在这儿的人,都不是坐在下边来问问题了,可能是我坐在下边听你们来讲了,如果大家真做到的话,我相信一定是这样的。

  我们经常说一句话,哎呀,人生难得,佛法难闻,善知识难遇,天天在说,天天坐在这儿,跟没有事一样。我为什么今天天这么热,我一定要大家去顶礼一下老人家,我觉得顶礼一下对我们绝对没有坏处,绝对有很大的好处。我对老和尚是有绝对绝对绝对的信心,我当年如果对老和尚有半点信心的缺失就不可能会出家了,对老和尚的信心有半点的缺失,也不可能走到现在,也不可能坐在这里和大家来谈话。可以说我们这么多出家人,很多出家人都比我出家时间长,都比我学的东西多,凭什么我这么短时间,我坐在这里?我觉得就是一个,对老人家有信心的问题,听不听话的问题,这不是说听话讨老人家的欢喜,是你自己听话自己得到东西自己知道,你能真正按老人家说的去做,肯定会得大利益,肯定会得解脱,不是挂在嘴边上的,那是一定的事情。所以说不要错过在这个地方亲近老和尚的任何一个机会,也不要把老人家的话仅仅就当做是一句耳边风的一句祝福,看看老人家一生是怎么走过来的,看看老人家怎么样走到现在的,我们面对他,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们自己做不到这一点,我们能做那一点,我们不能够七年不出山门,我们能不能够一个星期不出山门,能不能一个晚上不出去应酬?陪一陪家里的孩子,我们不能够说是三步一拜跪拜五台山,去拜几百里路,那么我们能不能从山脚下拜上来?我们拜一次可以,我们能不能一个月拜一次?一个星期拜一次?我们不能够刺血写经,写二十多万的血经,那我们能不能把普贤菩萨十大愿王每天恭恭敬敬地拿笔地来抄二十一遍?就四十个字嘛,礼敬诸佛、称赞如来…… 就这四十个字,每天抄二十一遍?我们不能刺血写经,我们每天用毛笔,或者不用毛笔,我们用钢笔写也不错。他老人家当年是闭关闭了三年,那我们受八关斋戒,我们一天一夜也可以嘛,我们一年拿出一个星期的时间来学习,也不错嘛,能不能做到这点?另外做一种制度,写在墙上,挂在墙上,我做了一样我就打一个勾,我没做,我就做一个重点的记号,把它标记下来。他修十几个庙,我们修不了,我们可以随喜来赞助,是不是?他每天诵二十一遍,五十一遍,我们每天读一遍,都把它写到墙上,写到纸上。

  我自己有一个习惯,他们很多人在问,哎呀,你出家这么短的时间,你是怎么做的?我说很简单,我每天至少看两个小时书,我不管在哪里,每天两个小时,一个星期是多少?一个月是多少?一年是多少?每天如果看不到两个小时,老和尚每天看五个小时,我只看两个小时,我觉得跟老和尚比我差远了,但我给自己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还要做事,我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应酬,那么我每天两个小时,如果大家做不到,每天二十分钟大家能不能做到?我每天要做的事情,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我写好,我做(好)一样打(个)钩,做(好)一样打(个)钩,没做的我就做个重点记号把他标记下来,我今天做了什么,晚上睡觉前,我一定要通览一遍,我今天做了什么,我哪样没做好,我明天要做什么,先理清简单的一个思路,我这个星期要做什么,我这个月要做什么,我这一年要做什么。我解决一个,我就放下一个,没有解决的,我就把他解决好,我们的很多问题不是说我们没有能力,或者我们没有智慧,是我们习惯于放逸,让我们的一生、每一天自然不自然就空过过去了,如果把这一点点的时间都能够积累,一点点地把自己做一个简短的人生规划的话,很多很多不可能是今天这个状态。当然我也承认,我跟其它人比,我没有走半步弯路,比如说用功上的事情,有很多人(出家)一辈子,到临终时,可能还在摸,不断地在那边摸索。

  我当时我出家前,我就问老和尚一个问题,实际上我是问了两个问题,我说:老和尚,你既然老让我出家出家,说了那么久,那么你先告诉我,我怎么样解决我的生理问题?对于一个出家人来说,这是必须要面对的问题,我觉得我没有必要回避,我说你不用给我讲你整个佛教的制度,因为佛教早晚功课也好,素食也好,半月诵戒也好,这是佛教外在的一种制度表现形式,其它方面呢?就是你内在的修证体系怎么来解决?他就告诉我,他修打坐的方法,我按他说的做,诶!发现不错!行!这样坐一段时间,觉得没问题。好!我心里踏实了,我把这个事情放下了。我说好了,第二个问题我不问你了,我第二个要问他什么问题?就是生活习惯的问题,生理的问题能解决,那么生活习惯的问题就是你自己一个信心和毅力的问题,我就不用找他了。我确定了这两个问题之后,我才很痛快地就放下了,跟他出家,直到现在。所以在用功问题上呢,我比绝大多数人幸运的就是,我没走半步弯路,所以很快就得到一些,所谓的成就啊,或者什么呀,但是呢,如果我说我有什么成就,别人说出家几天你懂啥呀?但是这个水是冷是热,我自己是知道的。所以我说我吹牛,我去泰国,几百年没有一个名誉僧王,我去给他们做名誉僧王去了。我去新加坡,一直是他们老刁难我们大陆,给我们出了很多难堪,去了就是两场雨把什么问题都解决掉了,不是说佛教徒要讲神通了,要讲这些灵异了,不是这个问题,因为人在一种状态下,他的我执很严重,也需要一种方便和善巧,但是千千万万不要被这种幻觉来执着了,一旦执着于这种幻觉或执着于这种游戏的话那就入了魔道,那麻烦就大了。但是你知道自己的身心是怎么样调和怎么样利用的时候,那是一件无比无比快乐的事情。所以我说,我们学习佛法,解决现实世界的利益,也要把我们自己未来出世的利益解决好,都要能够兼顾起来。我们在任何时候比别人具备更柔软更敏锐的心,我们就可以捕捉得到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信息,那么念头也洒满你身边,这个时候你做任何事情怎么可能会有很多障碍?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你知道了这个事情的因缘和状态,你就知道怎么样来解决它,面对矛盾的时候,怎么样来处理它。我今天是拉哩拉杂讲这些东西,我不知道该不该讲,但是我觉得既然大家有这个因缘,是我的孩子,我就把这些我的经历和想法供养给大家,好,是我的心,不好,也还是我的心。

  大众:阿弥陀佛!(掌声)


推荐阅读

弘法网 2005-2015 ©版权所有 粤ICP备11049210号  
主办单位:深圳市佛教协会 罗湖区佛教协会 深圳弘法寺
地址:深圳市罗湖区仙湖植物园内弘法寺
电话:0755-25179580        邮箱: nhfjwh@vip.163.com(南海佛教)
广东省深圳市莲塘仙湖弘法寺 0755-25737095(客堂)